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柳五 > 公务员“召回” 一个扯淡的事

公务员“召回” 一个扯淡的事

 为治理懒政庸政,贵州省黔西南州从去年尝试推出“不胜任现职干部召回管理制度”,截至今年2月已有1334名不胜任干部被召回,其中包括处级干部59名。在召回后的集中培训阶段,黔西南州有的单位甚至组织“召回干部”军训一天。(4月14日《南方都市报》)
        关于公务员的话题,每一次出现,都容易成为热点。因为在宏观上,3000多年官本位的历史和以吏为师的传统,使得这个群体的面貌始终决定着这个国家的兴衰,从微观上,则每一名公务人员个人能力与素质的高低,都事关百姓的福祉。所以,对吏治的整顿梳理,也始终贯穿了整个中国社会的治理史。
        吏治的核心是打造一个廉洁高效的公务员队伍。要实现这个目的,通常需要在人员的选拔、任用,以及奖惩方面,形成一个相对完善的流程。在人才选拔方面,力求将那些德才兼备的人收录入公务员队伍,这样,其德足以为楷模,形成向心力和凝聚力,体现人心向背;其能,足以解决相对复杂的问题,来化解矛盾,推进社会各项事业的进步。在任用方面,则要求德才配位,把合适的人放到合适的岗位上。这样,既保证了有限的人才不被埋没,又可以充分发挥每个人的聪明才智,避免小马拉大车或者相反。因为一旦出现这样的问题,都会对事业造成损失。在奖惩方面,则希望通过公正的业绩考核,激励先进,惩罚落后,以此推动公务人员奋发有为,积极进取。
        但问题在于,人性始终在善恶交替中体现出不同的面貌,而才能的增长与德行的进步又是一个动态的成长、下降或停滞不前的过程,前者导致裙带关系、利害关系、个人品性经常会左右对于一个人的好恶,而后者增加了对于人才判断的难度。所以,大多数时候,公务员队伍会表现出良莠不齐——有人清廉,有人贪腐,有人虽不贪不腐,但却比较平庸,包括人才使用不当导致的能力不足等问题。
        这些问题因为情形不同,需要有不同的治理办法:优秀的提升到更高或者更能体现其才能和价值的位置,贪腐者需要纪律和制度的惩罚,对于那些不思进取、平庸混日子的,需要通过业绩考核,给出相应的安置。这里要注意的是,官员的位置不是特权,不是给某一个人的待遇,一个人是否适应某个岗位,是靠此前的德行、工作阅历和能力的积累,也包括发展潜力来体现的,一旦某人在相应岗位上没有体现出或达到这一岗位应该具有的水准和要求,责任不在这个人,而在于选拔和任用的时候出了偏差。
        回到前述新闻本身,对于一个人的能力而言,短期的培训充其量是熟悉某项业务的简单处置,真实的能力则需要在长期工作实践中磨练并积累出来。至于军训一天的“行为艺术”,基本看不出意义何在,甚至很不严肃。
        打造真正清廉高效的公务员队伍,最忌讳的就是在花架子上下功夫,搞形式主义。这就是为什么李克强总理痛批“为官不为”,同时提出治理目标,包括中组部将该问题作为一项重点调研课题的原因。实际正如国家行政学院宋世明教授曾指出的:民众真正关注的是建立公务员正常退出机制,要使公务员与其他职业一样,实现正常辞职、辞退。舍此之外,都是离题万里,不知所云。



推荐 8